• <menu id="es4yo"></menu>
  • <nav id="es4yo"><nav id="es4yo"></nav></nav>
  • 投稿郵箱:yblywhw@126.com    QQ:2680826841    廣告合作熱線:17760503325
    文旅論叢LOCAL CULTURE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 地方文化

    宜賓敘州歷史文化名人錄(趙一曼)

    來源:博雅人物網作者:博雅人物網發布時間:2019-07-24閱讀次數:分享本文:

    著名的抗日女英雄趙一曼,原名李坤泰,字淑寧,參加革命后用名一超,在東北從事抗日斗爭時化名趙一曼。
    一九0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趙一曼出生在四川省賓縣北部白楊嘴村一個封建地主家庭。父親李鴻緒,曾花錢捐了個“監生”的功名,后自學中醫,為鄉里看病。母親蘭明福,操持家務,共生六女三男,一曼排行為七。她八歲入“私塾”,學習成績良好。十三歲時父親逝去,由封建思想嚴重的大哥李席儒和大嫂周幫翰管家。
    這時,偉大的“五四”運動爆發了,馬列主義在中國得到了傳播。一曼的大姐夫、革命青年鄭佑之把當時的新思想帶到了白楊嘴這個距離縣城一百二十多里的深山溝里。鄭佑之也是宜賓縣人,任柳家鄉高等小學校長。他一九二三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在家鄉進行革命活動和發展團的組織工作,經常給一曼講述革命道理,啟發她覺醒,幫助她沖破剝削階級思想的羈絆和封建家庭的束縛,還把《向導》、《新青年》、《婦女周報》等革命書刊送給她閱讀。一曼被這些新書報吸引住了,她接受了新思想,眼界擴大了,渴望了解更多的革命道理。但管家的大哥大嫂卻反對一曼閱讀新書報。他們趁一曼不在屋時,把這些革命書刊搜出來,一把火給燒掉了。
    一曼在家里自學受到哥嫂的限制,所以想離家到宜賓城里進學校讀書。她向哥嫂提出后,遭到他們的反對。一曼忍受不了封建家庭對她的束縛,在鄭佑之的幫助下,她把自己受壓迫的苦痛寫成一篇文章,題為《被兄嫂剝奪了求學權利的我》、用一超的筆名,發表在向警予主編的一九二四年八月六日出版的《婦女周報》上。她在文章中寫道:“我自生長在這黑暗的家庭中十數載以來,并沒有見過絲毫的光亮,閻王似的家長哥哥,死死把我關在那鐵圍城中,受那黑暗之苦?!薄拔腋杏X到這一點的時候,我極想挺身起來,實行解放,自去讀書。奈何家長哥哥專橫,不承認我們女子是人,更不愿送我讀書……請全世界的姊妹們和女權運動者,幫我設法,看我如何才能脫離這個地獄家庭,如何才能完全獨立?”這篇三千多字的文章發表后,受到許多革命青年的聲援和支持,當地團組織也同她建立了聯系。
    一曼在團組織和鄭佑之的熱情關懷與教導下,思想進步很快,一九二四年上半年由鄭佑之和何王必輝用通信方式介紹,經成都地方團組織批準,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注:據中央檔案館“通字第一號”材料記載李坤泰入團時間應為一九二三年?!幷?。)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一曼入團后,按照上級團組織的指示,積極在家鄉開展宣傳工作,準備建立團的組織和婦女群眾團體。一九二五年十月二十六日在白花場正式成立了團支部,一曼任支部書記。在團支部領導下,十二月十三日在曾家灣石板寺又召開了白花場婦女解放同盟會成立大會,推選一曼的二姐李坤杰(團員)為會長,一曼名義上擔任文書,實際負責會務工作。
    婦女解放同盟會成立后,積極為婦女辦事,受到婦女群眾熱烈擁護,會員很快發展到一百八十多人,婦女會還在白花場辦了一所義務女校,貧苦農民的女孩子和成年婦女,第一次走進了學校的大門。
    一曼的革命活動,引起封建衛道者的仇恨。他們要李席儒對她嚴加管教,并盡快找個婆家嫁出去。在封建勢力和兄嫂的壓迫下,一曼在家里自學和開展工作都很困難。為此,上級團組織同意她脫離家庭,到城里去讀書,團支部和婦女會的工作由李坤杰等人負責。一九二六年二月中旬,一曼趁哥嫂不在家之際,終于沖出了封建家庭的牢籠,進入宜賓縣城,住到當時宜賓地委機關所在地武廟街鄭家院子里。從此,她踏上了新的革命途程。
    參加-
    趙一曼到宜賓后,在團組織和團員鄭秀石、鄭奐如的幫助下,抓緊復習了數學、國文等課程,于一九二六年二月二十八日考入宜賓女子中學(現宜賓第二中學)一年級二期第三班讀書。在宜賓女中,她主動接近同學,宣傳反帝反封建思想,把自己訂的《婦女周報》送給大家看,還給同學們講從鴉片戰爭以來列強侵略中國的歷史和軍閥混戰、內憂外患、民不聊生的現狀。她說得悲憤激昂,同學們深受感動。大家覺得這個鄉下來的姑娘很有見識,因而都和她親近起來。她象一塊磁石,把同學們緊緊地吸引和團結到自己周圍,革命思想迅速在同學中傳播著。
    一曼在同學中的威信越來越高,她被選為女中學生會常委兼交際股股長。五月四日宜賓學生聯合會改組,一曼代表女中學生會參加學聯,任常委、負責宣傳工作。宜賓婦女聯合會成立時,她又當選為婦聯常委會主席。
    這時宜賓開始建立中國共產黨組織,在宜賓團地委的基礎上,成立了中共宜賓特別支部,部分團員轉為黨員。一曼因政治上比較成熟,又擔任共青團宜賓地委婦女委員的重要職務,也轉為黨員,同時擔任宜賓婦聯和學聯黨團書記。
    “五卅”運動在全國掀起了洶涌澎湃的反帝反封建浪潮。恰在“五卅”運動一周年的時候,宜賓的大奸商李伯衡販運的英國煤油由英國籍貨輪“川北”號從重慶運來宜賓。宜賓黨團組織和敘府外交后援會得知這一消息后,決定通過學聯發動學生,掀起一個“抵制仇貨”的-。
    一曼是這次-會的領導人之一。她按照黨的指示,和其他黨團員一起,積極在同學中進行宣傳動員,說明販運“仇油”就是幫助帝國主義對我國進行經濟侵略,一定要堅決抵制。六月九日學聯通知各學校舉行-,發動學生趕走這只“仇輪”,不許它在宜賓靠岸。一曼帶領女中學生,冒著大雨跑到南門外金沙江邊鹽碼頭,和其他學校的學生們一起高呼口號,并向油輪投擲石塊,使油輪不敢靠岸。李伯衡雇了幾只小駁船,企圖偷運油桶上岸。一曼和同學們發現后,鼓動搬運工人,把油桶扔到江里。李伯衡偷運不成,就買通城防司令辜勉之派兵鎮壓。辜勉之以“調節”的名義召開各界代表談判,卻乘機下令扣押了談判代表。這件事激起了愛國師生的義憤,黨團領導小組決定發動各界群眾掀起全市性的反帝愛國的斗爭。一曼組織學生上街--,碼頭工人、店員和市民也加入-行列,整個宜賓城都憤怒起來了。學聯還用快郵代電,向省學聯和全國學-會發出呼吁,請求聲援。辜勉之迫于形勢,釋放了被捕代表,所有“仇油”折價拍賣。學生的愛國斗爭取得了初步勝利。
    反動當局對帶頭參加-的學生進行報復,下令把趙一曼等十三名女中學生開除學籍。黨團領導決定組織“退學團”以示反抗,一曼正確執行了組織決定,領導女中中學部的三個班學生宣布退學,遷到禹王宮去住,并派宣傳隊上街講演,散發傳單,揭露反動當局破孩學生的罪行。
    這時,北伐革命軍已經打到了武漢,革命形勢一片大好。在宜賓,國共合作的國民黨縣黨部公開成立,一曼當選為縣黨部第一屆婦女代理部長。我黨用縣黨部的名義,在宜賓市將軍祠(今市立醫院院內)創辦了一所中山中學,安置因參加-被開除和不滿反動當局而自動退學、轉學的學生。同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山中學正式開學,一曼進入該校女生部繼續讀書。開學后不久,適值國民政府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招生,黨組織為了培養一曼,同意她去投考該校。一曼從此遠離家鄉,走向更廣闊的革命天地。
    在白區做秘密工作
    一九二七年一月,一曼考入設在原武昌兩湖書院的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入伍生總隊政治女生大隊。她在軍校的緊張生活中鍛煉得更加堅強,也進一步提高了馬列主義理論水平。但由于學習、訓練勞累,三月間她原有的肺病又復發了,學校把她送進了醫院。不久,就發生了“四一二”-政變。一曼聽到蔣介石叛變革命的消息非常氣憤,不顧病弱的身體,從醫院跑回學校,參加了軍校學生編成的獨立師,開赴紙坊前線迎擊夏斗寅叛軍。平叛戰斗雖然取得了勝利,但形勢仍不斷惡化,軍校被迫停辦?!捌咭晃濉币院?,一曼按照黨組織安排,脫下軍裝,轉移到上海。九月間,黨組織又派她去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后,她被編入相當于中學水平的第六班,學生證號碼是八0七。在這里,她和在大學班學習的原黃埔軍校第六期學生、中共黨員陳達邦接觸較多,并產生了愛情。一九二八年四月間,他們結成了革命伴侶。
    由于學習過累,一曼的肺病又加重了,而且懷了孕,身體非常衰弱。黨組織考慮蘇聯寒冷的氣候對她的病情不利,同時國內又急需婦女干部,便決定讓她提前回國工作。一曼服從組織安排,離開莫斯科,于一九二八年冬回到上海。
    趙一曼回國不久,黨組織派她去湖北宜昌建立地下交通站,為進出四川轉運文件和護送干部。一九二九年二月一日,一曼即將臨產??墒蔷驮谶@時,房東老太婆卻攆她搬家,并把房門鎖上不讓她進屋。原來宜昌這一帶有個風俗,婦女在哪里懷的孕,孩子就得生在哪里,不是在他們這里懷的就不能生在這里,否則不吉利。趙一曼被房東攆了出來,無處安身,眼看孩子就要生在街上。此時,隔壁一位好心的搬運工人收留了她,騰出自己的半間棚子,并讓他的妻子護理接生,一曼才得以平安的生下孩子。她生了一個男孩,取個乳名叫“寧兒”。不久,因組織暴露,一曼抱著未滿月的嬰兒,坐船潛回上海。
    同年秋,黨中央又派她去南昌江西省委機關工作。一九三0年一月下旬,因叛徒告密,省委機關遭到破壞,一曼深夜抱著孩子跑到郊外,鉆進一個稻草垛里躲避。她想盡快返回上海,向黨中央報告組織被破壞情況,以便營救被捕同志。因此,天一亮便上了路。沿途討水要飯喂孩子,晚上才走到贛江邊。當時她身上一個錢也沒有,只得把陳達邦送給她的懷表拿出來做船錢,并經過許多艱險,才輾轉回到了上海。
    在緊張的工作中,她感到帶孩子實在不方便。她同當時在黨中央工作的陳達邦的堂妹陳琮英商量,決定把孩子送到陳達邦的堂兄陳岳云家里撫養。四月間,一曼去漢口,把孩子放在陳家。返回上海后,被分配在中央機關工作。此后,他們母子再也沒見過面。
    奮戰在抗日前線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黨中央派出大批優秀干部到東北從事抗日斗爭,趙一曼就是其中的一個。一九三二年春,趙一曼來到沈陽,在大英煙草公司和紡紗廠做女工工作。同年秋黨又派她到哈爾濱,先任滿州總工會秘書、組織部長,一九三三年十月又兼任哈爾濱總工會代理書記。她曾參加領導一九三三年春天的哈爾濱電車工人大罷工,取得了勝利。她還兩次去海倫巡視工作,并與中共海倫縣支部書記李輝、抗日游擊隊負責人孫玉久等一起,組織隊伍襲擊當地偽自衛團,擊斃團總國占山等十余人,有力地推動了哈北地區的抗日斗爭。
    在哈爾濱工作期間,趙一曼經常與從事革命文藝工作的同志接觸,還給他們講過政治課。她自己有時也寫些文藝性作品,在總工會辦的-《工人事業》上發表。據熟悉趙一曼的方未艾回憶,她有一首題為《濱江述懷》的舊體詩,寫得氣勢磅礴,充滿革命豪情,讀了使人振奮,深受鼓舞。這首詩的詩句是:“誓志為人不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兒豈是全都好,女子緣何分外差?未惜頭顱新故國,甘將熱血沃中華。白山黑水除敵寇,笑看旌旗紅似花?!?/span>
    一九三四年春,哈爾濱黨組織遭到敵人破壞,滿州省委決定趙一曼轉移到外地工作。七月間,她到了哈爾濱東南山區的珠河(今尚志)縣抗日游擊區,擔任中共珠河中心縣委委員、縣委特派員和婦女會負責人。她在發動群眾、建設和保衛珠河根據地、支援游擊隊打擊敵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趙一曼來到濱綏鐵路南的三股流根據地。東北農村生活習慣和江南有很多不同,但她盡力克服各種困難,與群眾打成一片。她一面在群眾家里幫助婦女燒火做飯、看孩子、補衣服,一面宣傳抗日救國道理,很快把抗日婦女會組織起來,并領導婦女們給抗日游擊隊做軍衣、軍鞋,站崗放哨,送情報、運給養,支援游擊隊打仗。她還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珠河縣城,把地下黨從偽軍手里買的十幾支手槍和一些子彈,裝在大糞車里,巧妙地運到城外,用來武裝游擊隊打擊敵人。
    一九三四年秋天,日寇調動大批兵力對珠河游擊區進行瘋狂的大“討伐”。趙一曼的工作更加緊張,幾乎整夜不睡地在各個村子里活動,鼓舞群眾的斗爭情緒。這時她的脖子上長了一塊瘡,疼得抬不起頭來,由于敵情緊張,在群眾家里住不下去,就到游擊隊的流動醫院去治療。這個醫院只有一個醫生和一個助手,傷員有十幾個,沒有固定住處,天天轉移。趙一曼到醫院后,主動擔負起醫院的政治和護理工作,還幫助站崗放哨。有一次醫院被敵人搜查非常危險,趙一曼機智地和傷員們躲到屯子邊一塊剛割倒的大豆地里,身上蓋著“豆鋪子”,沒有被敵人發現。
    一九三五年春,縣委決定派趙一曼任鐵北區委書記。她深入到濱綏鐵道北侯林鄉一帶,積極發動群眾進行抗日斗爭,在侯林鄉組織起一支農民自衛隊。她指揮這只隊伍,在關門嘴子伏擊了前來“討伐”的日軍,獲得了勝利。這支農民自衛隊越戰越強,后來改編成地方游擊連,有時配合尚志領導的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部隊作戰。同年秋,珠河根據地遭到敵人的殘酷燒殺,三軍主力部隊向方正、勃利、湯據一帶遠征,開辟新的游擊區??h委決定趙一曼帶領的游擊連編入三軍一師二團,由她擔任團政委,率領二團留在根據地,開展游擊戰爭,牽制敵人兵力。由于根據地被敵人破壞,部隊的生活很艱苦,趙一曼特別關心和愛護戰士。一到休息時,她就一邊給戰士們縫補衣服,一邊和大家談心,講革命斗爭故事,鼓舞戰士們的斗志。戰士們都很尊敬她,愛戴她,親切地稱她為“我們的女政委”。
    負傷被俘堅貞不屈
    由于敵人的瘋狂進攻,二團所處的環境一天比一天困難。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五日,趙一曼和團長王惠同帶領五十多名戰士在鐵北左撇子溝附近被包圍。我軍雖英勇奮戰,擊斃日偽軍三十多名,但自己也受到很大的損失:突圍時隊伍被打散,王團長負傷被俘,趙一曼左手腕負傷。她和鐵北區委宣傳部長周伯學、戰士老于、十六歲的婦女會員楊桂蘭及交通員劉福生等五人,潛入小西北溝一間空房子里養傷。后被特務探知。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敵人包圍了他們的住地,戰斗中老于和劉福生犧牲,趙一曼左大腿骨被打斷, 昏倒被俘。敵人抓來兩名群眾,用一架梯子把她抬下山,然后換了一輛牛車運往縣城。趙一曼躺在車上,棉褲都被血浸透了,大車每顛一下,傷口就是一陣劇痛,但她緊咬著牙不呻吟一聲。車進城后,趙一曼抬起頭,對街上的群眾高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推翻滿洲國!”
    敵人把趙一曼和楊桂蘭臨時關在偽縣公署警務科里。趙一曼叮囑楊桂蘭,讓她只說是趙一曼找來侍候傷員的,別的什么也不知道,一切都由趙一曼承擔。敵人查不到實據,在關押了二十八天后,小楊終于被釋放出去。
    當時偽濱江省警務廳特務科外事股長大野泰治正在珠河縣謀劃搜捕我抗日人員,他見趙一曼傷勢很重,怕她很快死去,就連夜進行審訊。趙一曼編造了一些話回答敵人。而當大野問她“為什么進行抗日活動”時,她忍著傷痛,義正辭嚴地痛斥說:“我是中國人,日本侵略中國以來的行動,不是幾句話所能道盡的。中國人民反抗這樣的日軍難道還用得著解釋嗎?我們中國人除了抗戰外,別無出路?!贝笠皼]問出口供,就不斷地折磨趙一曼,用馬鞭子抽打她左腕的傷口,又用鞭桿狠戳趙一曼腿部傷處,趙一曼疼得死去活來。但不管敵人怎樣威逼利誘,她絲毫沒有動搖。每次審訊,她總是堅決地回答敵人說:你們不用多問了,“我的主義就是抗日,正如你們的職責是以破壞抗日會逮捕我們為目的一樣,我有我的目的,進行反滿抗日運動并宣傳其主義,就是我的目的,我的主義,我的信念?!睌橙烁械綄w一曼這樣堅強的人用刑是不會得到什么的,于是便加緊刑訊其他被關押的人,這才初步認定她是“一個以珠河為中心,把三萬多農民堅固地組織起來的中心指導者”。對這樣一個重要人物敵人怎肯輕易放過!五天后,她被帶到哈爾濱,關押在偽濱江省警務廳地下室看守所里。
    逃走和再次被捕
    偽濱江省警務廳特務科研究了大野審訊趙一曼的情況,知道趙一曼腿部傷口已經潰爛化膿,生命垂危。為了得到重要口供,他們于十二月十三日夜里把趙一曼送到了哈爾濱市立醫院監視治療。為趙一曼治傷的張柏巖,是一位有愛國思想的醫生,他對趙一曼治療特別認真。三個多月后,趙一曼的腿傷好轉,已能拄著拐杖在院子里散步。敵人見她傷勢好轉,為了便于審訊,于一九三六年四月上旬,把她從人多的大病室轉移到單人的第六病房二號室。趙一曼感到這個環境很有利,想利用這一條件,宣傳黨的抗日主張,爭取同情者,萬一有機會還可以逃出敵人的魔掌,繼續從事抗日斗爭。
    趙一曼根據幾個月的觀察和接觸,認為三個看守警察中,老實正派、有民族感的董憲勛是可以爭取的。于是她便主動和他談話,激發他的愛國心。趙一曼向他講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抗日斗爭事跡和革命道理,經過二十多天的時間,終于把他爭取過來,同時,趙一曼對看護她的女護士、十七歲的韓勇義也進行了愛國思想教育,很快也把她爭取過來,然后他們三人聚到一塊,誓約一定共同行動,一切聽從趙一曼指揮。
    這期間,敵人又對趙一曼進行審訊,不斷地毒打她,折磨她。但趙一曼仍就沒有低頭,她的堅強精神深深地教育著韓勇義和董憲勛,他們更加關心她、愛護她,決心幫助她早日逃走。經過周密的研究和準備,六月二十八日(星期日)夜里,韓勇義和董憲勛把趙一曼背出醫院后門,坐上雇來的小汽車,開到郊區文廟附近。下了車,趙一曼又坐上了事先等在這里的小轎子,于第二天早晨來到阿城縣境內金家窩棚董憲勛的叔叔董元策家里。經董元策幫助,當夜他們又坐上該村群眾魏玉恒的馬車上奔往山區尋找游擊隊。
    六月二十九日早晨,敵人發現趙一曼逃走,立即撒開人馬,四處搜查。他們知道趙一曼腿傷未好不能行走,必定得坐車,于是對汽車、馬車加緊盤查,總算找到了送過趙一曼的白俄司機。按照這個白俄司機的供述,特務又調查了道外轎鋪的轎夫,終于知道了趙一曼逃走的方向。六月三十日早五時,趙一曼乘坐的馬車來到離游擊區只有二十多里的李家屯(一說王永漢屯)附近,被敵人追上。剛離虎口的趙一曼,又落入敵人魔掌。
    從容就義
    趙一曼等被帶回哈爾濱,關進市警察廳刑事科的拘留所里(今東北烈士紀念館院內)。警察廳特務科的日本大特務、特高股長林寬重(外號林大頭)親自出馬審訊趙一曼,兇手們施用了各種酷刑:用鐵條刺她腿上的傷口,往她的嘴里灌汽油和辣椒水……但趙一曼堅貞不屈,始終沒有泄露黨的任何機密。受趙一曼影響教育的董憲勛、韓勇義,被捕后也都表現得很堅強,董憲勛受刑過重死于獄中;韓勇義在被審訊期間表現出強烈的愛國精神,后被叛了徒刑四個月,于一九三七年七月八日期滿出獄。
    經過一個月的審訊,敵人什么也沒有得到。七月末,偽濱江省警務廳決定把趙一曼送回她戰斗過的珠河縣處死“示眾”。八月二日凌晨,趙一曼被押上去珠河的火車,她知道最后的時刻到了,心情反而更加平靜。敵人在一份“報告”材料中記述了趙一曼視死如歸、從容就義的情景:
    “在押送的中途,她雖然感覺到死亡迫近,但她絲毫沒有表現出驚慌的態度,反而透露了‘為抗日斗爭而死才是光榮’的口吻。她希望給她的一個兒子寫遺言,從押送的職員處要了筆紙,寫了如下的反滿抗日之遺言書:
    ‘寧兒!
    母親對你沒有盡到教育責任,實在是遺憾的事。
    母親因為堅決地做了反滿抗日的斗爭,今天已經到犧牲的前夕 了。
    母親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沒有再見的機會了。希望你,寧兒??!趕快成人,來安慰你地下的母親!我最親愛的孩子??!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實行來教育你。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母親趙一曼于車中’”
    到了珠河縣,敵人把趙一曼又放到一輛馬車上“游街”,妄圖以此威脅我愛國群眾。為了鼓舞人民的抗日信心,她激昂地唱起了《紅旗歌》:
    民眾的旗,血紅的旗,收殮著戰士的尸體,尸體還沒有僵硬,鮮血已染紅了旗幟,………高高舉起呀!血紅旗幟,誓不戰勝,終不放手?!为z和斷頭臺來就來你的,這就是我們的告別歌!……
    在小北門外敵人刑場上,人民的好女兒、杰出的愛國者趙一曼壯烈地犧牲了。她熱血灑地,壯志燭天,以三十一歲年輕的生命火炬,為兒孫后代照亮了永遠前進的征程。
    人民懷念趙一曼,永遠贊頌女英雄。新中國誕生后,趙一曼的英名傳遍全國。她的光輝事跡首先陳列在東北烈士紀念館里,哈爾濱人民把她戰斗過的一條街道“山街”改名為一曼大街,以志永久紀念。朱德、宋慶齡、董必武、何香凝,陳毅等許多老革命家都為趙一曼題過詞。郭沫若在一九六二年四月九日也為紀念和歌頌趙一曼題寫了充滿革命熱情的詩章:
    蜀中巾幗富英雄,
    石柱猶存良玉蹤;
    四海今歌趙一曼,
    萬民永憶女先鋒;
    青春換得江山壯,
    碧血染將天地紅;
    東北西南齊仰首,
    珠河億載漾東風。

    更多歷史文化名人點擊接連:

    http://mren.bytravel.cn/Celebrity/index2124_list.html

    http://mren.bytravel.cn/Celebrity/index2124_list.html

    相關推薦THE RECOMMEND
    人人超碰人人爱超碰国产av|亚洲欧洲AV一区二区久久|伊人激情av一区二区三区|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
  • <menu id="es4yo"></menu>
  • <nav id="es4yo"><nav id="es4yo"></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