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s4yo"></menu>
  • <nav id="es4yo"><nav id="es4yo"></nav></nav>
  • 投稿郵箱:yblywhw@126.com    QQ:2680826841    廣告合作熱線:17760503325
    文旅論叢LOCAL CULTURE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 地方文化

    發現天宮山——簡評李秉仁同名著作《發現天宮山》

    來源:宜賓晚報作者:肖榆慧 發布時間:2021-10-24閱讀次數:分享本文:


    天宮山位于敘州區蕨溪,原稱太平山,黃頂山及黃山等,后根據主峰天宮堂改名為天宮山,這是一個地域性概念。誠如《發現天宮山》中序言所言,由于歷史上的地理認知混亂以及對敘西歷史文化帶的忽視,天宮山被主流歷史文化學界所邊緣化或遺忘,成為擁有眾多物質資源和精神文明卻無法交流傳達的“失語者”。故“發現”一詞在此處并非簡單地理意義上的被看到,而是經過勘探與研究,依托固有的知識儲備對天宮山的價值做一個重新的確立與喚醒。作為《文旅敘州》叢書之一,《發現天宮山》敘述了其間優美的自然風光以及歷史悠久的文化資源,并對其未來發展作了幾乎完備的設想,從開發投資到文化包裝,從資源保護到整體文化的打造,可謂內容翔實,特色鮮明,成為了天宮山文化傳承的百科全書式的著作。

    一、著述的客觀性與趣味性相得益彰

    大體上講,《發現天宮山》可近乎被看作一本地方志,第一章《宜賓天宮山自然風光和人文資源》,在講述天宮山的地理位置以及歷史沿革時,作者實事求是,實地考察調研,認真勘測分析,用相對嚴謹的語言和行文方式為我們講述了天宮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例如,在天宮山歷史概念的演變中,參考敘府縣志等文獻中“二蘇”的題詩,可以推得出其最早在宋代的名稱:“夷牢山”,在清代的《敘州府志》中記載的小故事,天宮山又被稱為“太平山”,而后清末民初舉人黃柳青開墾太平山,改名為黃山。[1]故而風景秀麗的天宮山還有著其他承載歷史文化的古雅別稱。第二章《宜賓天宮山自然和人文資源保護與開發》的《天宮山開發六大辯證關系》一節中,作者客觀分析了天宮山的資源特點和外部條件,對以往的錯誤觀念與不當做法以及諸多矛盾進行了深入的反思,提出了許多可實施的方案和舉措,對天宮山未來的發展方向有著科學清楚的認識。同時,作者在敘述過程中為了避免認知錯誤還厘清了一些混淆的地理概念,比如宜賓的大涼山和涼山州的大涼山等。[2]這些嚴謹求實的書寫態度不僅提高了普及性書籍的科學性,更賦予其地方文化歷史的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

    此類地方紀實著作更包含了大量文化遺產,民間傳說,神話故事以及風土人情、地方習俗,是一定區域里成員的共同記憶。在嚴實的記錄中穿插著神秘動人的神話傳說,增添了其可讀性和趣味性。如在介紹天宮山的主要山峰“皇天之頂太平山”時,作者首先介紹了皇天頂的地理位置和來歷后附帶了當地流傳的“李老君”傳說,在碑記石刻中介紹了“指路碑”中也有也講述了“倒路鬼”張五郎會用弓箭迷惑過路人的故事,因此這個指路碑,又叫擋劍碑,是當地居民為了過路人免于張五郎捉弄而做。[3]這些神奇詭譎的故事和嚴謹求實的書寫交織在一起,使該書具有史料價值和文學的趣味性。

    二、嚴謹的事實考證和互見的敘述方式

    在梳理天宮山一些非物質文化時,由于一些神話故事的口傳性以及歷史久遠,加之并未有過專業性的書面記錄,因此顯得十分零碎,不成體系。為了彌補這一缺失與短板,作者歷時數十年,歷盡艱辛,走訪當地,實地勘察,田園調研,采訪了當地眾多文化愛好者,將零散的故事與親歷的考察結合起來,將散落的文化與調研結合起來。例如在羅檐洞中的藏寶民謠中,根據簡短的民謠演化出多種藏寶傳說。其中有“族人藏寶”,“羅三懶漢獲得金雞”,“年羹堯藏寶”,“地勘隊鉆寶”等等故事傳說。[4]作者通過實地走訪,不斷的完善民謠故事的空白點,窮盡藏寶和尋寶的各種傳說,來龍去脈寫得酣暢淋漓、清清楚楚。再如天宮山中孽龍和二郎神傳說的田園研究中,將一個傳說故事寫得一波三折,極具民間傳說的文學價值。大致故事是:窮人家的孩子聶龍偶因得夜明珠而擺脫困難并造福鄉里,卻被有權勢的地主覬覦,在地主的威逼利誘下,孽龍(聶龍)不得已吞下了夜明珠最終化身成龍,不禁發怒帶來洪水,最終玉帝派來二郎神擒住了孽龍。[5]

    當然,神話作為先民對自然的想象,反映了原初人們的思維結構,即對無法左右的自然災害加以浪漫化想象,希冀得到超現實的神的幫助。從孽龍(聶龍)的遭遇來講,強權階級對貧苦人民的欺凌碾壓,以至后者最終走向作惡的道路,將此種因果關系置于故事中,凸顯了當時社會的矛盾。作者也在試圖尋找神話的歷史淵源和文化內涵,在考察羅檐洞的“二郎神石像”,只聽水響,不見水流的“干河溝”,“涼風洞”,“二郎廟”等歷史遺跡后,做出了自己的文化解讀。

    “互見”是將同一個主題的故事分在不同章節敘述,彼此獨立又相互補充,最早出現在司馬遷《史記》當中,《項羽本紀》塑造了一個英勇忠心的小人物樊噲,而在《樊噲列傳》里對其生平事跡再做完備的介紹,卻對“鴻門宴”中的表現做了簡單的交代。這樣使得主次相得益彰,互作補充,相輔相成。[6]而在《發現天宮山》一書中面對體量浩大,內容繁復的實屬不易,“互見法”的運用著實精巧。例如在第一章中的文物古跡概述中寫到了指路碑的傳說故事,對其功能和承載的鄉土文化做了簡單的說明,在第三章《發現天宮山紀實系列》中對指路牌的外形、識別以及解讀信息有詳細的科普,并且對衍生出的相應文化習俗也做出了介紹,最后在書籍末章《天宮山古代石刻文字淺析》第二節中作者展示了指路牌的圖片,對其所刻文字做了相應的考察、辨識與解讀。

    三、獨特的區域性特征和自然的語言表述

    天宮山的山脈來源于橫斷山脈的大涼山、小涼山,通過五指山與樂山市、涼山州相連,群山聳立,海拔較高,自然資源豐富、歷史文化厚重。這里有“懸崖峭壁鍋圈崖”,“世外桃源頂仙壩”,“山巔湖泊包家巖”,“無底岸洞二郎河”……[7]在介紹自然景觀時不僅數據準確,而且描摹山水惟妙惟肖,給人留下較為客觀的科學觀念與廣闊的想象空間。例如在“十里峽谷閻王碥”中在描寫山谷時寫到:“谷底清流潺潺,有淺灘,有深潭,景致變化萬千,頭頂一線青天時隱時現?!?a href="file://D:/%E6%9D%8E%E7%A7%89%E4%BB%81%E6%96%87%E6%9C%AC%EF%BC%882020.9%E8%B5%B7%EF%BC%89/2021%E8%B5%84%E6%96%99/2021%E6%96%87%E6%97%85%E5%8F%99%E5%B7%9E%E4%B8%9B%E4%B9%A6%E8%B5%84%E6%96%99/%E4%B9%A6%E8%AF%84%E5%8F%8A%E5%BA%A7%E8%B0%88%E4%BC%9A%E8%B5%84%E6%96%99/%E3%80%8A%E5%8F%91%E7%8E%B0%E5%A4%A9%E5%AE%AB%E5%B1%B1%E3%80%8B%E8%AF%84%E8%AE%BA(1)(1).docx#_ftn8" name="_ftnref8">[8]清麗簡單的語言直觀地寫出了峽谷的一線天。寫包家巖時:“大自然鬼斧神工,形成多彩峭壁,伴以云??~緲,懸泉瀑布,猶如巨型活動浮雕?!?a href="file://D:/%E6%9D%8E%E7%A7%89%E4%BB%81%E6%96%87%E6%9C%AC%EF%BC%882020.9%E8%B5%B7%EF%BC%89/2021%E8%B5%84%E6%96%99/2021%E6%96%87%E6%97%85%E5%8F%99%E5%B7%9E%E4%B8%9B%E4%B9%A6%E8%B5%84%E6%96%99/%E4%B9%A6%E8%AF%84%E5%8F%8A%E5%BA%A7%E8%B0%88%E4%BC%9A%E8%B5%84%E6%96%99/%E3%80%8A%E5%8F%91%E7%8E%B0%E5%A4%A9%E5%AE%AB%E5%B1%B1%E3%80%8B%E8%AF%84%E8%AE%BA(1)(1).docx#_ftn9" name="_ftnref9">[9]色彩豐富而且充滿朦朧魅力,將巖山比作浮雕更突出了它的精巧別致。天宮山的山水在作者筆下被錘煉得詭譎俏麗,不禁使人心向往之。

    天宮山的植被多種多樣,可用藥亦可實用,其間帶有圖片解說,時有典故出現,人文氣息濃厚。在介紹苦竹筍時便順帶提到了黃庭堅的《苦竹賦》,[10]在介紹藍葉時引出了《詩經·小雅》中的《采綠》,[11]而對石匾上出現的“監生”這種歷史上存在的身份概念時,作者借用了《祝?!防锏摹八氖濉边M行說明,給人親切新穎恰切之感。其他如對天宮山的歷史文化資源的介紹也頗具特色,比如對茶馬古道,圍墻山寨,名人“黃舉人”以及藍靛產業的介紹就讓人印象深刻。隨著作者富有生活氣息的敘述,充滿了歷史的厚重感的天宮山,古道上的騾馬來來往往,綿延數里的城墻斷壁,德高望重的黃舉人以及“栽藍打靛”的古民居大院在抽絲剝繭的考證與描寫中慢慢地呈現了出來……

    《發現天宮山》盡管只是粗略地介紹了天宮山的自然與人文資源,其中許多問題有待于進一步發掘與考證。在文旅結合的今天,文化在旅游中的價值日益顯現。天宮山是一座富礦,如何保護與開發?這是檢驗我們的一張試卷。我希望,每一位作有遠見、熱愛家鄉的人們都應為此進行思考、付諸行動,圍繞天宮山的自然與人文資源,用文字記錄或創造出屬于我們時代的作品來,為宜賓尤其是敘州的文旅事業做出貢獻,為天宮山積淀更加豐厚的文化資源。僅此,李秉仁先生功莫大焉,善莫大焉!接下來,我們需要做的工作很多很多,李秉仁先生有開拓之功,愿同仁們跟上甚至超越為是。


    2021年728日草成

    2021年910日修改

    作者簡介

    肖榆慧:四川成都人,書劍創意寫作工坊骨干成員。有文字作品刊發于《星星》詩刊、宜賓晚報、方志四川、宜賓文學等刊物,有作品收入《流年時光》等文集中。該文的寫作得益于蔣德均教授的指導與修改,在此特致以感謝。



    [1]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4-5頁。

    [2]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5頁。

    [3]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29頁。

    [4]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37

    [5]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69-178

    [6]章培恒,洛玉明主編.《中國文學史新著》增訂版第2版,第172

    [7]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1-13

    [8]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2

    [9]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3

    [10]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19

    [11]李秉仁著.《發現天宮山》,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215

    相關推薦THE RECOMMEND
    人人超碰人人爱超碰国产av|亚洲欧洲AV一区二区久久|伊人激情av一区二区三区|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
  • <menu id="es4yo"></menu>
  • <nav id="es4yo"><nav id="es4yo"></nav></nav>